全站搜索
站内搜索:
新闻搜索
新闻详情
昆明网络营销信息:香港人为什么养不起书店?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6-12 13:25:2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抵达上海的第一天,笔者就到了有“全上海最大书店”之称的上海书城总店逛逛。在城市里居然能出现动辄八千到一万平方米的大型书城,令人赞叹不已。置身书店,望着挤拥的人潮,我不禁会想:要在香港看到买书者人山人海的买书画面,应该只有在书展的时候吧。

今年,香港一年一度的书展于7月25号圆满落幕,每年看着人头涌涌的会展,入场人士一个一个地用行李箱把书“搬运”出来,都叫人惊叹香港的书展客真多。根据主办单位贸发局提供的数字,早在2015年,参观人次已突破百万,若然这百万人次,有7%是香港居民,也有70万人愿意购买纸质书。如果,他们平日都会光顾独立书店,香港书业应该也不会陷入当下的生存困境了。

近年,香港卷起了一阵书店倒闭潮:洪叶书店、青文书店、曙光书店、东岸书店、博学轩书店、文星书店、紫罗兰书店、Page One等独立书店以至大型连锁书店都频频倒闭,可见香港书店生存空间越见狭窄。就以Page One为例,才没几年的事,香港诚品和Page One相继华丽风光开业,一度造成香港台湾二地的热话题,可是,不消几年,大型书店 Page One被迫倒闭,于是平时不去书店买书的人,却在冲着Page One买书了呢,真让人黯然神伤。

最大的敌人是时代

面对正在席卷全球的书业变革,尤其是移动互联网、电商、电子阅读等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冲击,图书业面临的未来前景十分悲观。可以看到的一个事实是,随着龙头诚品的成功,香港余下的大型书店,如天地、三联、商务,因为昂贵的地价、电子书的抬头、物流格局的变化等等的原因,纷纷转型走向Lifestyle复合式的形象书店,无一不将经营重点从单纯的图书售卖转向兼顾餐饮、音像、文具、创意、数码等产品的多元化经营。除了卖书,只有结合餐厅、家具百货、咖啡烘焙店,才可以杀出自己的一条生路。包括二楼书店在内的小型书店,也纷纷藉助社交媒体、参与网络营销、细化定位的方式勉力经营。尽管如此,近年香港书店经营状况不断下滑,书店纷纷倒闭的消息始终不时传出。就好像位于香港湾仔的二手书店——书式生活。五年来,书店一直收集转售二手书,鼓励“不浪费,循环再用,理性消费”。可就在去年,书式生活在其网站公布,“2016-08-20为免费取书日,亦是本店最后经营日”,邀请“书友”争取机会来取书,店内书架和摆设亦作出售。Dennis 也在感叹“书店是夕阳行业,更何况是二手书店。”店主曾言,书店生意难做,入不敷出。租金、人工、灯油火蜡的成本,每月亏损 6 万。他直言:“基本上在香港的实体书店已经名存实亡”。

今天,任何一个小小的U盘都可以轻松储存一个人一生都读不完的书。可以想象,未来读纸质书,或许就如同我们今日看一个人在阅读竹简一样奇幻。换句话说,在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之下,Page One倒闭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情,图书的最终消失,恐怕距离我们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遥远。显然,书店倒闭,最大的敌人就是时代。

如何看待书店和买书?

有人说要反思,有人说是卖书空间消失,但不论哪一种观点都简化了香港书店行业的最大困境。书店的倒闭告诉我们,书店不能只卖书;诚品告诉我们,卖书空间只是商业买卖的包装配套。我们要思考的是,在这个消费文化商品越来越受情绪主导的社会,一个“等运气到”的书店空间,还需要吗?书店老板赚它每本一二十元,赚完都不够交租的生意,还有必要干下去吗?一间又一间倒闭的书店,是一面镜子,它照见的是香港人平日买书心态的狭隘。

书店的结束,可能隐示“书店店员”这行业的没落,但店员消失、书籍空间消失,都是次要的。笔者只希望读者可调节买书的心态,香港人值得拥有像 Page One 的阅读空间,这是外国人看得起香港、看好香港阅读需求的结果,关乎外国人如何看我们的文化素养。

消失的不只是书店,更是阅读和思考

香港面对的,不是单纯香港人买书的问题,而是香港人不喜欢阅读,越来越不愿思考。其中的原因归咎于功利的读书文化,让香港人的思考严重退化。试想想,在街上看见有人认真阅读,而这个人不是为了急于应付考试的学生,他看的亦不是教科书,是一个十分难得的现象。有阅读也并不代表有思考,亦不等于读书质量高──很多人都以命理书、教科书、考试书等在市场上泛滥作为香港人阅读“滥竽充数”的例证;在未有 Google Map 及网上字典的时代,长期占据香港人热门畅销书榜的,永远也是地图及字典,相信很少人会认为参考这些工具书便是阅读。

令人更感忧虑的是,即使在大学,阅读风气也愈趋淡薄。学生往往宁愿花六、七千元买一部手提电话,也未必愿意花数百元在书上。而且愈来愈多学生依赖 PowerPoint,而非书本来学习和温习,这是一个严重退化,因为PowerPoint 经常无power 也无point,是一些经过别人过滤,以便易于吸收的即食“鸡精”内容,长期使用,只会减少用脑,降低发掘及整合知识的能力。

而每年书展往往就像是书的展销会,最后更是沦为散货场,知识被“以斤论价”地买走。可见,香港阅读的人少,懂得享受阅读的人更少之又少。

没有思考的城市只会“阅读愈蠢”

在一个不重视书店及反思的社会,阅读只是为了功利,每个人都在社会固有的框架下自我打转,营营役役,不断强化既有信念与偏见,最终真的只会“阅读愈蠢”。如欲见到的一个有思想、有生命、有活力、有创意的城市,只会永远成为空谈。不要说什么知识型社会,就是了解生活,认识自己,参透人生的基本能力也逐渐失去。 一个没有思考的城市,也是一个寂寞、孤单、沉闷、枯燥的城市。

书展客一年一度,惜书人却是年终无休地阅书。希望今年去书展作客的人,在七天过后,还会用持续的行动,实践对书业的支持。独立书店推介的作品,可会纳入你未来的书单? 我们的城市,需要更多惜书人。

 
 
脚注信息
软件开发企业网站 Copyright(C)2009-20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