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站内搜索:
新闻搜索
新闻详情
昆明网络营销信息;新疆采棉大军消失 “金融+棉花”产业链初现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10-01 10:27:0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曾几何时,采棉大军还是一道社会风景线。每到九月,一列列拉着各省采棉农民的“专列”赴疆,几十万采棉大军,既解决新疆各地棉花(15665,-105.00, -0.67%)采摘难题,也增加了农民的收入来源。这几年,赴疆采棉大军越来越少,以致这一话题基本淡出了媒体关注视野。

  华夏时报记者在新疆调研发现,采棉大军淡出背后,主要是当地棉花基本实现了机械化采摘。当地棉花业人士告诉记者,现在除了南疆等少部分地块有棉花人工采摘,新疆其他棉区基本都实现了机械化作业。

  这几年,新疆的土地流转速度加快,规模化种植,技术水平的提高,让机械化采摘成为可能,另一方面,在各类金融支持下,农民、农资商、农机社等资金环节打通,一条“金融+棉花”的产业链条开始向上下游延伸。

  从采摘到机械化

  九月上旬,新疆的棉花已大面积绽放,昌吉地区几十万亩棉田,一片片棉花如雪花般铺在地上。

  云南昭通人高世强,18岁那年第一次跟随父母进疆采棉花,如今他在新疆已呆了14年。“四年前我们这还是人工摘棉,现在都实行机械化了。”高世强说,如果手工采摘成本要2.5元每斤,机器作业只需要160元每亩。

  在新疆棉田打工多年,渐渐有了积蓄的高世强开始承包土地,他从承包40亩地起步,经过八年的发展,高世强现在在昌吉永红四队承包了800多亩土地,全部用来种植棉花。这几年,得益于土地流转的便利,像高世强等外省农民也能轻易从当地租种土地,规模化、集中化的种植,让种植户的积极性提高。

  “种棉是个技术活,你好好对土地,他不会辜负你。”高世强说,这几年新疆棉花变化特别大,种植技术大幅提升,包括滴灌技术、机械化等进步,产量在提高。按目前长势,今年高家的棉田估摸着亩产能到400公斤,如果按照往年6块多钱的价格,再加上补贴,一亩棉花大概产值2800以上。

  这些年,棉花的种植成本在不断提高,种子农药化肥滴灌加上机械化等是固定开支,如果算上土地承包费等,种一亩棉花的成本在2000左右。高世强说,去年种了400亩棉花,全部成本算下来达70万,去年纯收入90多万,纯利润30万左右。

  在新疆种棉,高世强的800亩规模还不算大,当地,农民们承包的土地规模都在千亩以上,甚至有大户的种植面积达万亩。不少农民依靠自有资金慢慢扩大规模,但到了农忙季节,资金问题捉襟见肘。

  以昌吉农民殷菊梅家为例,今年种了1200多亩棉花,其中部分土地为流转。殷菊梅说,这么大规模种植,一年投入成本大概是一两百万,有资金缺口,“每到冬天我开始一趟趟跑银行忙贷款,你不是想贷多少就贷多少,银行需要给综合评估,程序复杂,需要两三个月还款。”

  殷菊梅说,农民到了农忙时节,根本没有时间忙贷款,所以备足资金很重要。除了银行,殷菊梅这两年还从当地农资经销商推荐的“农发贷”处获得小额贷款支持。“农发贷的资金比较灵活,申请方便,我第一次申请,二十天就放款了。这个贷款没有用房产或承包地抵押,急需钱可随时提取。”

  “农发贷”是深圳农金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农业互联网金融平台,这里的借款项目都会被推荐到其资金端平台理财农场上,进行资金撮合。虽然殷菊梅搞不清楚这种新型贷款的运作逻辑,但是获得的便利却是实在的。虽然殷菊梅搞不清楚这种新型贷款的运作逻辑,但是获得的便利却是实在的。

  高世强也从农发贷处获得贷款支持,“农发贷所有利息加手续年化是15%,但对我们农民来说,急用钱的时候是不能耽误,像种子农药化肥再加雇用临时工,还有用电等,这些钱都需要现结的。”

  产业链上的金融

  目前,殷菊梅和高世强已和当地农机服务商签订了协议,就等着棉花成熟,机器采摘。在新疆当地,棉花产业的服务分工越来越细,比如农机商,他们就是服务采摘。这几年,新疆机械化采棉率的提高,离不开他们。

  昌吉农机服务商李爱波,目前有六台大型采棉机,服务于当地十来万亩棉田,每到采棉季节,这些采棉机24小时运转,“强度非常大,一个4人团队服务一台采棉机,像司机工资都几万块钱。”李爱波说,农机服务是需要大量资金的行业,从购买机器到服务,一台棉机300多万,另外我们还要配几百万的零件,如果临时出问题,一台车一天损失七八万。这些年,李爱波主要靠自有资金循环,但是资金压力还是很大。

  “到了采棉季节,维修费、油料费、人工工资等,两个月要三百多万。”从去年开始,李爱波从农发贷处获得了授信,100万的资金全部用于购买零件,以备战即将到来的采棉季。李爱波说,手采主要是减少杂质,现在机器采棉的质量上来了,现在加工生产线升级,成本上的优势,当地全部机采,“新疆农业快速发展,离不开机械化和技术的推进。”

  当然,这其中离不开金融支持。以农发贷为代表,他们对农民、农机服务商的支持只是一部分,他们相当部分的贷款对象是对农资经销商。当地农资经销商虎兴法说:农资赊销是个行业痼疾,传统农资经营一般是上游厂家会托欠,下游农民也会拖欠。“前两年开始,我从农发贷处获得资金,一次授信后,可以分期用款,用多少背多少利息,非常方便,这些钱可以解决进货等问题。”

  昌吉农资大市场,像虎兴法这样的经销商林立,各种农资门店,经营化肥、农药等,有些是综合性的门店。各类农资经销商的规模不一,有的经营商规模达千万级。农资经销商李本兵经营农药化服,在大市场属于规模较大的经销商。李本兵说:像这个季节农民对脱叶剂有大的需求,所以脱叶剂得提前备好,“农民有时是这样,他们急需要农药,如果你这没有,他就会去他处了。维护客户很重要。”

  李本兵从个体经营做起,现在每年农药经销额达到千万,覆盖了的种植户规模达20多万亩。李本兵每年要从银行贷款,从前年开始,农发贷也给他授信100万。李本兵说:“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周转,比如冬储进货等。相比于民间借贷,农发贷的风险小利息低,主要没有复杂的人情。”

  在李本兵看来,农资还是个非常传统的行业,“我们除了卖农资,现在还要对农民做技术指导,棉花的技术含量高,我们要做化控、水肥等管理,农民收入提高了,对我们经销商当然也是好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农发贷对像李本兵这样的经销商有一套严格的选择标准,从上游厂商那获得推荐,同时要对经销商的经营情况作详细的竞调。农发贷新疆区域总监展新辉说:“银行看中的是硬资产,我们看中的经营能力。”目前,农发贷服务的对象主要是经销商、农机商、还有广大的农民,“像收购商加工厂也是新疆棉花上重要的一环,他们也需要金融服务。”

  展新辉说,农业的渠道资金有痛点,链条上每一环都有资金流的问题,尤其是资金的回笼期,这是农业金融的通病,我们顺着农资流通环节供应资金。“新疆的产业链比较清晰,尤其是土地流转后规模化的提高,一定要有大资金和大技术支持。”

  目前,农发贷在当地累计放款规模3亿左右,在展新辉看来,未来还有很大空间。“我们是对棉花产业链上下游提供金融支持,农资消费是个比较好的切入口,他们有熟悉的农民等,再给我们推荐优质的,形成一条链条,建立农业大数据,有助于风控。”

  作者:金微;来源:华夏时报;农产品期货网转载本文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为目的,并不表示本网认可文中作者观点。若转载文章作者有认为本网有不妥之处,请致电本网010-51289506联系,本网将立即与您磋商并解决相关事宜。

 
 
脚注信息
软件开发企业网站 Copyright(C)2009-2010